ESG国际化进程加速,气候投资不只是“缺钱”
来源:
中大商业评论

ESG正席卷投资市场。

在监管层影响和“双碳”目标的直接推动下,截至 2021 年底,国内已成立的ESG主题基金总规模合计超 2578.4亿,超四成基金管理人参与到权益类ESG公募基金投资。

与此相对应,私募股权基金在ESG策略上则稍显不足。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调查,2021年,开展绿色投资实践的私募股权基金占比不足20%。相较于二级市场和公募基金,一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投前项目筛选及投后管理的ESG风险上考量不够。

对此,某不愿具名的机构人士表示,由于所投企业尚处于发展早期,规模小、商业模式不稳定且未能盈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暂时难以兼顾ESG因素。

事实上,初创企业往往是创新技术的孵化器,而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商业化应用,离不开创投资金的加持。比如,绿氢是氢能利用的理想形态,但受到目前技术及制造成本的限制,绿氢实现大规模应用尚需时日。

因此,私募基金也在不断探索适合自身的ESG投资之路,尝试挖掘新的机会。面对碳中和赛道上的长期结构性机会,中国企业又该如何参与其中?

01 风起海南岛

在不久前结束的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上,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潘基文指出,各国需要继续做出更具野心的承诺,加强各国的绿色行动,今年将在埃及举行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为各国审查减碳进度,并为提出更强有力、更雄心勃勃的计划提供机会。

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中大咨询整理

在与会各方对气候问题的共同关注下,可持续发展、ESG、资本市场成为本届博鳌亚洲论坛的关键词。与此同时,在博鳌小镇所在的琼海市,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昆仑股权投资基金(以下简称“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启动仪式暨气候投资ESG论坛也如期举行。

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il and Gas Climate Initiative,简称“OGCI”)成立于2014年,现成员包括沙特阿美、BP集团(英国石油)、雪佛龙、中国石油、埃尼、艾奎诺、埃克森美孚、西方石油、巴西石油、雷普索尔、壳牌和道达尔能源等12家企业。这些在油气行业里分量十足的成员企业正在“集体采取净零排放战略,发挥出仅凭单个成员公司无法实现的减碳影响力”。

“OGCI成员企业的油气产量占全球油气产量的30%,每年在低碳解决方案领域总计投资超70亿美元,在国际上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组织,也是油气行业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支撑机构。”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OGCI工作秘书处秘书长贺红旭表示,OGCI旨在引导整个油气行业应对气候变化,实现油气行业的低碳发展转型。

OGCI CEO指导委员会由各石油公司的董事长或者CEO构成。每个季度,CEO成员们都会就油气行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进行探讨。

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QHSE 首席专家、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战略委员会主任周爱国看来,这是一个“合作的组织,也是一个互利共赢的组织”。作为OGCI在中国的唯一成员企业,中国石油与其他国际能源公司携手,深度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中, “对于中国石油来说,我们既从OGCI组织吸收了国际石油公司的经验,也把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好的经验分享给大家。”

2016年11月,OGCI响应《巴黎协定》,宣布共同成立OGCI Climate Investments, 管理的资金总额超过10亿美元。

OGCI Climate Investments CEO普拉蒂玛•润格若詹指出,OGCI Climate Investments的定位是搜寻并推广那些能够大量减少能源、工业和运输行业温室气体碳足迹的技术和项目,“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投资了超过25家技术公司和项目,通过在避免、减少、回收、捕集甲烷及二氧化碳排放等领域的技术投资,实现约300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减排量。”

普拉蒂玛认为,气候投资资金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带来重大变革,任何组织或国家都难以独自应对气候方面的挑战,OGCI Climate Investments无论在投资、实施还是减碳影响力方面,都需要寻求多重合作,与OGCI成员企业、政府、商业伙伴、终端客户和共同投资者开展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

正是这一初衷,为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的启动提供了契机。在中国,“双碳”进程同样面临巨大的投资需求和资金缺口,需要形成合力,通过资本推动创新技术的商业化。

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昆仑股权投资基金启动仪式暨气候投资ESG论坛,中大咨询整理

在启动仪式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副司长赵鹏高列举了一组数据:“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需要新增投资130多万亿元。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我国绿色、可持续、ESG等方向的公募私募基金总数不足1000支,合计规模不达8000亿元,远低于潜在的碳达峰碳中和投资需求,需要引入更多的资本力量。”

2022年1月,中国石油、OGCI Climate Investments、海南自贸区基金及中油气候创业投资公司共同签署《有限合伙协议》,设立OGCI 昆仑气候投资基金。

事实上,2021年4月,中国石油与海南省政府已经签署了《海南自贸港建设战略合作协议》,以碳达峰碳中和理念与要求为导向,开展深度战略合作,其中一项是积极筹划设立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双方都具有深厚的低碳和ESG“基因”。中国石油按照“清洁替代、战略接替、绿色转型”三步走总体部署,推进实施绿色产业布局,打造化石能源与新能源全面融合发展的“低碳能源生态圈”。海南也以绿色为底色,着力建设“清洁能源岛”。

海南将建设“清洁能源岛”,中大咨询整理

“海南是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也是自由贸易港,海南的绿色低碳发展应该会走在国内前列,积极支持海南自贸港的建设,也是中国石油的战略部署。”周爱国说。

“金融行业一定要丰富碳金融市场的服务体系,要积极地参与和投身于碳市场的建设。” 三亚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刘芸表示。

作为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的LP代表(有限合伙人)之一,刘芸认为碳市场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引领投资,鼓励企业投身绿色转型,此次海南自贸区参与气候投资恰逢其时。

据悉,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将在存续的10年期限内,力争实现投资组合企业5000万吨/年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减排能力,为实现碳中和目标及《巴黎协定》控温目标、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作出贡献。

“这是一支专注于低碳技术创新的、以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设立的气候投资基金,是中国能源企业携手国际伙伴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应对气候变化的有益探索。”周爱国说。

在他看来,建立一套符合中国国情并被世界认可的投资标准是当下的重大问题。遵循ESG标准并结合气候投资规律积极创新,是保证气候投资基金规范、高效、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而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的启动,为此提供了良好契机。

02 首支ESG定量基金,到底怎么玩儿?

在启动仪式上,普拉蒂玛指出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在脱碳进程中要实现三个目标,一是减少或消除甲烷排放,二是减少或消除二氧化碳排放,三是二氧化碳循环利用(即碳捕集利用与封存)。

事实上,这也是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的重点投资方向: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甲烷监测与减排、二氧化碳减排和交通运输等四个主要温室气体减排领域。

业界一般认为ESG投资有两层含义,一是从投资标的出发,把资金投放在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资产或项目,二是从投资方式出发,在投资过程中透过ESG标准来筛选更优质的公司。

而对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来说,在筛选投资标的时,除了看中相关技术的脱碳减碳潜力,也需要被投公司在ESG方面满足更高的要求。

“如果所投企业将来上市后在碳排放表现上还不能拿出可信服、可追溯、可验证的透明数据,那这应该是一个不及格的投资成绩了。” OGCI Climate Investments中国首席代表宋磊表示。

也就是说,如果私募股权基金在ESG投资的募、投、管、退等环节中,有哪一环缺乏ESG因素的考量,尽管财务表现亮眼,但从气候投资的角度来看,业绩是不佳的。

因此,OGCI Climate Investments在筛选环节做了充分考量,首先帮助企业计算相关技术的有效减碳量,即减碳影响力(GHG Impact),再结合商业模型、行业数据来推测企业未来能实现多少减碳影响力。

“只有当企业对社会的ESG贡献数据比较好时,我们才决定这个企业是否值得去投。”中油气候创业投资公司执行总监薛华补充到。

从这一理念出发,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也把减碳量作为投资考察的首要目标。为保证投资合理性,基金从治理结构上做出创新,在谈判阶段就确定了以减碳影响力为核心的战略投资计划,所有投资都必须严格遵守战略投资计划规定的领域和要求,否则不能投。

“这可能是国内首支在募集中就以ESG定量指标为目标的基金,未来基金投资组合必须遵循ESG的理念,有限合伙人对基金的评价也要把ESG作为主要权重。”周爱国说。

但在他看来,这并不意味着牺牲基金合伙人的利益,责任投资和价值投资不是单项选择。

气候变化是全人类都要面对的共同挑战和责任问题,所以气候投资首先是一个责任投资,但没有价值投资,责任投资也不可持续。

“价值投资是责任投资的可持续发展基础,责任投资能为价值投资带来更大的升值空间。”周爱国表示。

位于海南的中国石油福山油田气藏CCUS二期项目设备,中大咨询整理

据悉,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在海南省的一项CCUS(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投资项目已经启动。

03 ESG国际化进程加速

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上,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透露,国际可持续发展准则委员会(ISSB)计划年底出台一套ESG披露的准则,这个准则很可能会被全球采用,目前已经在国际上征求意见,预计2022年年底发布。

方星海提到,“现在有很多中国公司到境外上市,而这些地区很有可能会在两年之内采纳ESG国际披露准则,中国企业则需按照这一准则来披露ESG,否则就面临无法上市、无法得到国际资本支持。”

这一表态也释放出一个强烈信号:ESG的国际化进程正在加速。

ESG国际化进程加速,中大咨询整理

方星海表示,目前证监会要求企业在自愿基础上披露信息,但还没有到按照国际准则或自己制定一个准则强制披露的地步,这是下一步要做的事。

对于国内企业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如果在ESG合规政策调整的前夕,把ESG纳入治理体系,企业将先人一步具备更符合投资者期待的“DNA”,甚至可以在对国际规则的理解和本土化过程,兼具“国际范儿”和创新性,增强中国企业在全球ESG评价体系中的话语权。

不管是采取整合策略还是负面筛选,ESG策略都是为了让投资组合更具可持续性。新技术从诞生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离不开投资市场的孵化作用,否则推广速度和广度都会受到限制。

当然,资本和技术的结合并非无的放矢,领先的投资理念、管理团队和风险管控缺一不可。国内ESG体系的完善离不开政府、企业、投资机构和行业协会等各方的积极参与。从这一维度来看,OGCI昆仑气候投资基金为业界提供了一个ESG投资迈向专业化、多元化、国际化的样本。

中大咨询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