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零碳走廊:敦豪绿色低碳发展之路
来源:
中大商业评论

前 言

交通运输行业是重要的碳排放来源,其绿色低碳发展是推进碳中和至关重要的一环。德国邮政敦豪(DHL)集团是全球领先的交通运输企业,在推动节能降碳以承担社会责任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还设定了2050碳中和的目标,形成了以顶层规划指引、以绿色零碳物流为基础、以企业绿色治理为保障的碳中和之路。


01 敦豪践行绿色低碳发展,勇担降碳责任

(一)交通运输行业未来将加速低碳发展

交通运输行业是能源消耗大户,会产生大量的碳排放,在全球碳中和政策的推动下交通运输行业将加速绿色转型。由于以传统化石燃料为主要能源,交通运输行业的碳排放占比达24%(图1),降低其碳排放对实现碳中和至关重要。在此背景下,全球主要经济体提出了相应的政策推动交通运输行业节能降碳,如欧盟颁布的《可持续交通》和《Fit for 55计划》从新能源交通工具与基础设施、数字化技术等方面推动交通运输行业实现碳减排,我国同样在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中提出从节能低碳型交通工具、绿色交通基础设施等方面推动交通运输体系节能降碳。在绿色零碳发展趋势与节能降碳政策的有力推动下,未来交通运输行业将加速绿色低碳发展。

图1  2019年全球交通运输行业碳排放结构,数据来源:IEA,中大咨询整理

图1  2019年全球交通运输行业碳排放结构

数据来源:IEA,中大咨询整理

(二)敦豪是降碳责任主体,需打造“绿色零碳走廊”

德国邮政敦豪集团(DHL)在2021年以761亿美元的营收位列全球500强第113位,是全球顶尖的运输物流企业。然而其2021年共产生3936万吨碳排放,较2020年增加了17%,碳排放总量仍在上涨。面对欧盟严格推进的碳中和政策,敦豪在行业零碳发展的趋势下主动提出了“2030年碳排放量降低至2900万吨以下,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远期目标,未来将加速推进降碳,履行降碳责任,助力全球打造“绿色零碳走廊”

与此同时,在交通运输行业绿色零碳转型过程中,新能源交通工具、可持续燃料等各类碳减排技术快速兴起,产生了大量的投资机会。敦豪已经逐步开展了相关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如敦豪研发可用于交通工具的可持续燃料,不仅能推动自身空运及航运降碳,还能进行绿色技术与产品输出,满足消费者对绿色低碳的需求,更能推动供应链上下游共同降碳。


02 碳中和发展路线引领敦豪绿色低碳发展

敦豪历来重视可持续发展,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敦豪更坚定可持续发展。2001年成立政策与环境部门,2003年发布了第一份环境报告,2008年启动全球气候保护计划, 2013年启动“无碳交付”计划,2017年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2021年提出了加速脱碳路线图。这些举措帮助敦豪在绿色发展趋势下取得相对领先的优势,帮助公司脱碳。

(一)顶层规划引领绿色发展方向

敦豪在2021年制定了ESG发展路线图,从开展保护气候的清洁作业(E)、打造适合所有人的伟大公司(S)、成为被高度信任的公司(G)等三方面推动敦豪在2021年至2030年可持续发展[1]。

在环境方面,敦豪以开展保护气候的清洁作业为总路线,关注降低物流相关温室气体排放。同时,敦豪给出了四方面的绿色发展举措,分别是使用可持续燃料、推动用车电气化、打造碳中和建筑、构建绿色产品组合,以减少敦豪空运、航运、陆运及建筑等四方面的碳排放。路线图中还设置碳减排量为环境方面的KPI指标,用以把控发展效果。此外,在ESG发展路线图下,敦豪还为每项举措设定了阶段性目标,要求2025年前配送车队拥有至少37000辆电动车、建立280个碳中和配送基地,2030年前可持续燃料的占比至少达到30%、配送车辆电动化率高于60%。

图2  敦豪可持续发展路线图,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2  敦豪可持续发展路线图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二)绿色零碳物流体系

敦豪碳排放来源于其生产运营,可以分为空运、陆运、航运和建筑四方面,其中空运和陆运是碳排放最多的板块,占比高达70%和22%,航空业早已被纳入欧盟碳交易体系,航运未来也将被纳入,敦豪面临着高额的碳排放成本[2]。在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引领下,敦豪开始针对生产运行过程中的高耗能高碳排环节开展有针对性的节能降碳举措,其中最重要的举措是节约能源、使用清洁能源推动耗能业务减排,同时搭建绿色产品体系来推动业务绿色发展。

图3  2021年敦豪碳排放结构,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3  2021年敦豪碳排放结构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1.采用低碳燃料、提升能源效率来降低航空运输碳排放

航空运输是敦豪最大的碳排放来源,占比高达70%,降低其碳排放是提高敦豪碳效率、降低碳强度、实现碳排放降低的最有效手段。敦豪降低航空运输业务碳排放的思路主要是从能源消耗角度入手推动空运燃料清洁化、高效化,从而实现航空运输业务节能降碳。其中重要的举措包括应用可持续燃料促进能源消耗清洁化、更换新型飞机降低运输能耗、增加单次载重并利用数字技术优化运输路线以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多重举措并行,推动敦豪航空运输业务节能降碳。截至2021年,敦豪空运可持续燃料消耗从3Million kWh增长至175Million kWh,占比增长至0.8%。按照敦豪可持续发展规划,到2030年,空运可持续燃料消耗占比将增加至高于30%。


2.利用低碳交通工具逐步推动公路运输零碳

陆地交通运输业务在2021年消耗了46.4亿kWh的能源,产生了约876万吨的碳排放,是敦豪除空运业务外最主要的碳排放来源。为此,敦豪采取了与降低空运碳排放相似的举措,逐步提高新能源在陆地运输中的渗透率,通过应用可持续燃料、引进新能源运输工具、使用碳排放标准较高的工具、逐步提高零排放车辆占比,从能源替代端促进陆运绿色发展。与此同时,敦豪利用数字化技术构建智慧运输网络、规划运输路线,以此提高运输效率、优化运输程序,从节能端推进陆运降碳。

 

图4  2017至2021年敦豪陆运工具按动力系统统计,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4  2017至2021年敦豪陆运工具按动力系统统计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5  2017至2021年敦豪陆运工具按排放统计,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5  2017至2021年敦豪陆运工具按排放统计

注:Euro4、Euro5、Euro 6代表欧洲不同等级的陆地交通工具排放标准,Euro 6为当前最严格排放标准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3.建设碳中和建筑实现自有建筑节能降碳

虽然建筑碳排放占敦豪整体碳排放的比例仅1%,但其绝对碳排放也达到了3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敦豪通过碳中和设计、节约能源、清洁能源替代的方法解决建筑碳排放问题。对于新建建筑,敦豪采取碳中和设计模式;对于现有建筑,敦豪正在持续性地改建,其重点举措包括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图7)、使用可持续性的供暖能源、建设区域可再生能源资源利用装置、使用数字化与智能楼宇管理系统降低能耗。

 

图6  2017至2021年敦豪建筑电力结构,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6  2017至2021年敦豪建筑电力结构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4.打造绿色产品助力敦豪抓住发展新机遇

敦豪不仅致力于自身业务的碳减排,还注重提供更绿色化的产品服务,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借助产业链上的优势地位升级并拓展公司业务范围。在敦豪绿色产品体系中,主要有碳报告、碳中和产品、绿色优化、资源循环服务等四项产品服务。

四项服务相辅相成,碳报告为客户揭示碳排放情况、帮助客户分析碳排放来源,同时为其他三项产品提供数据支撑;碳中和产品依据碳报告数据为客户提供精确的碳抵消项目服务,供客户选择以中和运输和物流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绿色优化服务帮助客户优化供应链,从设计、运输、仓储等环节开展定制化服务,保障客户环境效益;资源循环服务帮助客户开发逆向物流和废物管理的解决方案,满足生产者环境责任相关要求,实现资源循环利用。

打造零碳走廊:敦豪绿色低碳发展之路

图7  敦豪绿色产品体系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三)可持续发展理念推动公司全面绿色治理

1.可持续管理架构落实敦豪低碳理念

敦豪搭建了可持续发展管理架构,由董事会对CEO、财务中心和人力资源中心进行授权。CEO主要对集团日常经营活动进行可持续管理,其下设有可持续发展委员会、运营委员会、GoGreen委员会,分别负责指导集团可持续发展、监控集团运营情况、指导集团运营中的环境问题。财务中心下设有财务委员会,对敦豪进行风险管理、监督内部变化。人力资源中心下设有人力资源委员会,负责指导人力资源问题。此外,敦豪还与其他外部机构相联系,设立了可持续发展咨询委员会,为敦豪提供先进的外部经验与理念。

 

图8  敦豪的可持续管理框架,数据来源:敦豪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大咨询整理

图8  敦豪的可持续管理框架

数据来源:敦豪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大咨询整理


2.高管薪酬挂钩碳减排成效

敦豪通过薪酬的举措推动集团员工形成可持续发展理念,从生活工作各方面践行低碳。敦豪设置了可量化的环境KPI指标——碳减排成效,用以代替碳效率指数,用可量化的绝对值指标进行每年的碳减排成效的分析,更重要的是将KPI指标与董事会10%的绩效奖金相挂钩,保障管理层有足够的动力推动碳减排。

3.敦豪践行低碳管理来培养低碳工作理念

在日常办公中,敦豪要求使用经过认证的再生纸;在员工培训中,敦豪设置了单独的环保培训模块,并开展GoGreen认证活动,以此提高员工对环境保护的基本理论理解,让员工能够支持集团环境目标。此外,敦豪与国际组织(或当地政府、组织)开展公益合作,积极鼓励员工参与植树造林活动,自2018年起,敦豪员工与合作伙伴每年造林超100万棵树木。


03 敦豪减碳效果逐渐凸显

从碳排放绝对值来看,敦豪除2019年受市场疲软影响、2020年受疫情影响导致碳排放低于2018年,其余时期受业务量增长的影响均处于稳定增长趋势,到2021年产生了3936万吨的碳排放。但是敦豪节能降碳措施还是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从相对值来看,敦豪碳强度稳步下降至92(gCO2e/欧元)、2021年实际碳减排量达72.8万吨,绿色发展取得了一定成效。

图9  2016至2021年敦豪碳排放量与碳强度,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图9  2016至2021年敦豪碳排放量与碳强度

数据来源:敦豪,中大咨询整理


04 三步助力交通运输企业绿色低碳发展

在“双碳”目标的要求下,交通运输行业将加速向绿色发展转型,行业内企业需要紧跟绿色发展趋势、推动自身低碳发展。从敦豪的绿色发展经验来看,物流运输企业能够以零碳规划为引领、以物流绿色转型为基础、以公司全面绿色治理为推动力,从三方面入手实现公司的绿色低碳发展。

(一)制定可持续发展顶层规划

物流企业需要制定可持续发展路线图引领企业可持续发展,同时设定环境减排绩效指标把控企业绿色发展进程。敦豪新制定的ESG发展路线图规划了未来十年的重点发展方向,同时设定实际碳减排量作为可量化的KPI指标,对敦豪的绿色发展进行把控。虽然我国部分物流运输企业设定了绿色发展规划,如中国邮政发布《绿色邮政建设行动三年规划大纲(2018~2020年)》、顺丰发布《碳目标白皮书》,对碳减排路线进行了规划,但是受限于企业技术实力、碳减排成本等问题,未提出明确的绝对值KPI指标。而且大部分体量相对较小的物流运输企业未做出明确的规划。因此,未来物流运输企业需要更重视绿色发展规划的制定,设定合理的阶段发展指标逐步推动企业实现绿色发展。

(二)打造绿色零碳物流模式

物流运输产品与服务会消耗大量的能源,并带来大量碳排放,打造公司绿色物流体系是公司业务绿色化的根本途径。我国物流运输公司与敦豪类似,已经开始展开清洁能源替代、应用新能源交通工具、利用数字化技术提升运营效率、提供绿色产品服务,但是进展相对缓慢。如敦豪大力推进可持续燃料的应用,并与相关生产商共同推进技术研发,然而我国物流运输企业却未深入探索可持续燃料。更重要的是在绿色产品服务方面,受限于数字技术与碳抵消项目储备的不足,我国物流运输企业的绿色产品服务体系还未得到大范围推广。因此,我国物流企业需要持续深入打造绿色物流体系,推动业务全面节能降碳。

(三)优化管理架构贯彻低碳管理

在管理架构方面,只有部分物流运输企业设立了可持续发展管理架构,如顺丰由董事会办公室担任可持续发展领导小组(负责统筹顺丰可持续发展工作)与可持续发展工作小组(负责落实可持续发展日常工作),但是未能形成专门的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无法有效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常规管理框架。在日常管理方面,我国物流运输企业不仅未将公司环境绩效与管理层关联,还未在员工层面形成低碳生活工作理念。因此,物流运输企业需要持续优化管理架构、践行低碳管理,从而形成常态化绿色治理模式。


参考文献:

[1] 敦豪. ESG. https://www.dpdhl.com/en/investors/esg.html

[2] 敦豪. ESG Statbook. 2021. https://www.dpdhl.com/en/investors/ir-download-center.html

中大咨询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