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来源:
中大咨询

当代社会已进入创新驱动发展阶段,需要能级强大的创新策源地提供发展动力。中央商务区(CBD)作为区域经济中心,极大推动了经济发展,但已不能完全适应“创新驱动发展”模式的新要求。基于集聚创新要素、实现聚变发展,提高城市国际竞争力,树立高端形象和发展品牌的需求,国内外一些著名城市已纷纷为经济发展安装了新的主引擎——中央创新区(Central Innovation District,简称CID)。

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分别对CID的概念和特点进行了界定和归纳,并通过梳理国内外数十个创新集聚区、国内30座城市和30个行政区,列出一份中国CID清单。


中央创新区(CID)的含义与特点

CID是一个城市或区域高端创新要素的融合聚变区,区域内高端创新人才汇聚,创新活动极其活跃,是创新成果持续输出和创新影响力最大的地标性区域。

CID一般位于城市或区域战略核心区或临近战略核心区,往往作为科技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集聚发展的核心承载区以及资源高效配置和创新协调发展的创新创业示范区,对周边区域产生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

CID的战略定位、产业特征和功能定位等与中央商务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包含高科技园区)及科创小镇均有所不同,具备创新能力极强,战略地位显著,区位优势明显,产业高端、集聚性强和复合功能完备的独特性。

表1  中央创新区(CID)与其他区域特点比较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图1 中央创新区(CID)独特性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虽然CID与CBD有许多不同之处,但两者可以协同互补,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双引擎。CID主导科技创新发展,以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例如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和信息技术等; CBD则侧重第三产业发展,以保险、信托、证券、人力资源、会计、商务和文化等产业为主,这些现代化和高端化的第三产业可以很好地为CID内的创新资源提供服务及资金支持,实现业务联动、资金协同和资源分享。


中国中央创新区(CID)清单

国外已有发展较为成熟的中央创新区,例如美国的硅谷和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而国内很多创新集聚区局限于科学城、高端创新集聚区或第二CBD,并未明确定位为CID。

为判断建成区域是否为CID以及城市和城区是否适合建设CID,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选取了我国30座城市和30个行政区作为样本,围绕中央创新区“创新”的特点构建了CID评估指标体系,并根据科技创新影响力辐射范围的大小,将全国城市和城区适合建设的CID类型分为全球CID、国际CID、全国CID、地区CID和区级CID。城市CID的类别是动态变化的,随着城市不断创新发展,全国CID可能发展成为国际CID,国际CID可能晋级为全球CID。

1.发展较为成熟的中央创新区(CID)

中关村和张江科学城已经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全球影响力的CID。武汉光谷附近汇聚众多大学,吸引大量人才,拥有核心产业和资本凝聚力,未来有望发展成为全球CID。

表2 国内发展较为成熟的中央创新区(CID)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2.正在开发建设的中央创新区(CID)

截止2018年,广州、西安、青岛和南通已明确提出建设CID。

表3  国内正在建设的中央创新区(CID)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3.部分适合建设中央创新区(CID)的城市

在国内,目前有一批尚未明确提出但适合建设国际CID的城市,包括重庆、天津、苏州、南京、无锡、长沙和郑州等城市。这些城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接近或超过10000亿元以上,地区可支配的财力基本超过1000亿元以上,拥有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大于1500家,已经具备建设国际CID的实力。

表4 国内部分未明确提出但适合建设国际CID的城市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适合建设全国CID的城市包括宁波、大连、济南和合肥等。其中,宁波的2017年的经济总量、可支配的财力和拥有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已贴近建设国际CID的标准,未来有望建立国际CID。大连、济南和合肥2017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为7000多亿元,可支配的财力为600多亿元,拥有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处于1700家以下。

表5 国内部分未明确提出但适合建设全国CID的城市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适合建设地区CID的城市包括烟台、泉州、哈尔滨、福州、唐山、长春和常州等。与适合建设全国CID的城市相比,这些城市2017年可支配的财力和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差距较大。但近年来,这些城市在大力打造战略新兴产业,提升经济发展动力和活力,经济转型成效初显,完全具备建设地区CID的条件。

表6 国内部分未明确提出但适合建设地区CID的城市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这些国内一线城市和大部分二线城市均具有建设不同CID类型的实力,应尽快明确CID定位,大力发展CID。

4.部分适合建设区级CID的行政区

区级CID是具有城区影响力的CID,辐射范围较地区CID更小,未来可能会扩大影响的范围。具备建设区级CID实力的行政区,应该大力发展CID,成为科技创新的先行者。

表7 国内部分未明确提出但适合建设区级CID的行政区


中大咨询:中央创新区(CID)——引领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资料来源:各行政区2017年统计公报,中大咨询产业研究院整理)

结语

未来,中央创新区(CID)将通过集聚高端创新要素,对周围地区产生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持续驱动区域创新发展。这一能级强大的创新策源地,将成为城市未来50年发展的主引擎。


中大咨询集团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