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跑新基建,加速数字化——广东国企信息化高峰论坛实录

编辑 |  中大商业评论小编


全文共3828字  阅读时长约6分钟


8月28日(今日)下午,致远互联首届广东国企信息化高峰论坛在TIT创意园会议中心举行,致远互联携众多国企代表共同探讨如何更好用硬核科技+投资驱动领跑“新基建”,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
 
致远互联首届广东国企信息化高峰论坛

本次论坛主要出席人员包括广交投集团、广东建工、广汽集团、广州建筑、珠江啤酒、珠江钢琴等广东省属、市属国资监管企业信息化负责人,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数字产业处二级调研员梁海珍,广州市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建军受邀出席。广州致远互联总经理黄屹、保利商业IT负责人黎伟彬、中大咨询研究院院长黄斌全等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论坛现场部分演讲实录




“最终一切将在线”

——致远互联总经理 黄屹



时代永远在快速变化,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在这里,首先我是很感恩,感恩我们强大的祖国,因为我们国家在大力推动这个新基建,是整个国家智慧的体现;其次在疫情期间,我看到了很多大中型的国企的无私奉献和担当。所以,借此机会,我想对所有的国企代表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信息基础的设计如何升级、如何融合基础设施、如何创新?这个问题看上去很宽泛,但有一句很适合的就是:最终一切终将在线
 
中国企业尤其是国企做数字化升级转型的空间是巨大的,但也同时面临着三大不容忽视的挑战

 有话语权的用户年轻化,属于数字原生态的一代。他们的想法和观念,都在倒逼企业做思维变革与创新。
 
 整个数字化升级转型的本质实际上我认为是促进每一个企业业务增长,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甚至是商业生态的重构。业务快速的在变化,需求快速的在变化,对数字化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企业信息化转型的过程中对人才的巨大需求,供给侧的压力很大;
 


“保利商业的信息化实践”

——IT负责人 黎伟彬



我们是保利发展旗下的一个全资子公司,是保利企下的商业地产投资运营平台,经过多年的发展,有完善的产品体系,目前在运营的项目有100多个,分布全国各地。

2014年,为配合公司发展战略,保利商业梳理了信息化建设思路,也对内部的管理、信息化问题进行了归纳总结,主要有以下几点:
 
 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较大,区域广,处于高速发展进程中。但公司内部流程仍依赖于传统的纸质签批,经营管理数据依赖人工统计,管理的触觉无法达到内部的末端,决策层无法快速全盘掌握公司经营管理现状
 
 预算管控作为公司资源调配业务开展的重要抓手,在没有信息系统支撑的情况下会出现预算缺乏历史数据支持、预算颗粒度低、难以监控执行过程,预算目标与执行结果偏差大等问题。
 
 信息系统太多,系统之间不互动,形成信息孤岛,难以推动业财一体化。
 
对此,公司开展了协同运营平台的建设,整合各个业务系统并提出四大目标统一工作入口,提升工作效率和执行力;实现全业务流程电子化;梳理预算管理体系,通过系统固化落地;平台实现移动化、智能化、全员化。
 
总体来说,我们通过平台实现了:

第一,数据的大流通,统一了数据的口径,为决策层提供了精确全面时的数据;

第二,精细化层面的管控,大幅降低了项目的运营成本,加强了采招的合规性等;

第三,高效协同,理清了我们的权责体系和优化了我们的工作流程;
 
后续,我们将在系统功能、大数据、中台治理等三方面深化我们对系统的应用。



“四看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

——中大咨询研究院院长 黄斌全



中大咨询研究院院长黄斌全发表主题演讲

看问题:国企信息债务积累的不良反应


现阶段,大量国企业务发展与技术转型发生分化,“信息债务”的不断积累引发了大量企业运营管理上的协同性应用性安全性问题。

 信息化系统建设滞后


1.公共基础应用架构不足,缺乏最基本的企业内部门户(员工工作台)系统;

2.信息标准化建设落后,企业各业务板块之间、本部及系统企业之间信息化建设行动不一、标准不一。

 业务与技术“两张皮”


1.业务系统各自为政,企业内部烟囱林立,造成大量重复投资,难以集成应用,难以形成数据共享;

2.业务资源的有效整合和业务全链条、全方位管理难以形成。

 企业架构适应性不足


1.系统基础架构不能满足平台化、网络化、集成化的要求;

2.系统延展性不足,缺乏与客户和产业生态相关主体直接互动的平台和流程,生态化、智能化程度较低。

 数据归集与应用落后


1.公司全城数据没有完全归集,存在大量多元异构数据;数据分析和应用水平较差;

2.传感器覆盖不够充分,网络覆盖和宽带有限,边缘计算能力不足;物联网平台缺乏海量物联管理能力。

 网络安全面临挑战


新技术的应用和新业务的形成使公司网络与数字化应用边界逐渐扩张,但数字化转型中网络安全缺乏归口管理、统筹协调、整体推进,技术管控力度和深度不足,网络安全面临全新挑战。
 

看趋势:新时代国资布局领域的新要求

 
在新的发展周期,国资国企将通过多种方式、多种载体,围绕未来城市功能、新兴产业发展、创新要素集聚谋划布局,培育经济新动能。

“十四五”区域国资国企布局原则在新的发展周期,国资国企将通过多种方式、多种载体,围绕未来城市功能、新兴产业发展、创新要素集聚谋划布局,培育经济新动能。

围绕区域国资布局的基本原则,“十四五”大部分国有企业的战略布局和业务构建思路将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些变化的实现与企业内外部数字能力紧密相关。


“八大”关注重点,“十四五”国有企业战略布局方向


 重“链式整合”


要在聚焦主业基础上发展一体化产业链,在目标上由业务板块化向产业链整体强健转变。

 重“增量布局”


国有企业要成为国有资本增量布局的战略先导者,对新兴产业发展提供关键支持。

 重“基建能效”


基础设施建设从规模向效率转变,通过投资布局推动基建能效发挥,获得多领域的价值增量。

 重“经营平衡”


大量平台型公司、公益性/准公益性企业需要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实现现金周期平衡。

 重“集群构建”


以产业园区/集群构生态、以生态促创新,是新兴技术产业在全球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选择。

 重“科创服务”


如何营造创新环境,打造产业创新发展的全链条服务体系,将成为国资国企的全新功能。

 重“商业模式”


产品与服务如何通过市场、渠道、能力的构建来响应用户的需求,提高黏性,是业务发展的关键要求。

 重“品牌激活”


老字号激活与新品牌树立,成为各地突出城市产业结构特征和国资国企名片的重要选择。


何为企业数字化转型?


充分利用好新的发展要素、载体和动力,以提升运营效率和客户体验。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ICT)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2016G20杭州峰会《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ICT)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双重性”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既要优化内部运营效率、提升产品服务水平,又要通过资本配置营造区域的数字经济环境。

围绕区域数字经济环境打造的产业投资全景

看方向: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路线图


黄斌全表示,通过前面的判断,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通常有三种代表性路径,围绕数字化业务数字化产品数字化生态来展开。

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通常有三种代表性路径,围绕数字化业务、数字化产品和数字化生态来展开。国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通常有三种代表性路径,围绕数字化业务、数字化产品和数字化生态来展开。


看价值:国企数字化价值的全方位释放


对应于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路线图,在不同的转型阶段,国有企业将围绕“业务协同、资源共享、数据互通、生态赋能”由内而外的释放价值。

“三大要求”实现不同价值对应的国企数字化转型



精准运营、精准服务和精准商业这“三大要求”实现不同价值对应的国企数字化转型
精准运营、精准服务和精准商业这“三大要求”实现不同价值对应的国企数字化转型

企业数字化绝不仅是技术的故事,更是关于经营活动各部门、全链条的转型故事,是集业务、组织、技术与变革管理于一体的综合工程,转型工作需多管齐下,协同并进。

企业数字化绝不仅是技术的故事,更是关于经营活动各部门、全链条的转型故事,是集业务、组织、技术与变革管理于一体的综合工程,转型工作需多管齐下,协同并进。

 

 


“国企信息化如何抢滩新基建”圆桌分享



在会议尾声,各国企信息化负责人就企业内部数字化转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讨论交流,以下摘选部分交流成果:

 

企业数字化转型如何得到决策层的支持?

 

中大咨询副总裁谢仁杰如何让数字化转型落地,得到决策层的支持,是大部分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从我的经验来看,首先,要清楚数字化在自身领域的定位是什么?其次,要明确自身优势在哪里?自身核心价值在哪里?最后,我们要解决什么业务问题?

 

你会发现,当你慢慢解决一些业务问题,就能得到领导的支持。

 

刚开始,可能老板没有感知,特别是这几年有很多新概念,他们不懂就不愿意做。我建议我们先在真实可控的领域做出效果来,之后不断地迭代,不断往前走,我觉得这个效果会非常直接。

 

另外,选择找到好的合作伙伴也很重要。

 

企业起步阶段,业务技术两张皮如何相互促进?

 

中大咨询研究院院长黄斌全这个我最近也有一个企业的案例,他是老企业重新整合后成立的一个新企业,基本上是零IT基础,但是他们的想法很大,又想做业务中台、又想做数据中太,还要满足企业中的最基础的办公应用;那怎么排序呢?

 

最后我们探讨出来一个思路,大家可以探讨下可行性:企业在进行其公共应用的基础架设时,同步孵化中台。当然,在顶层设计的层面,我们清楚知道是可行的。但是落地层面是否可行?如果可行,他的接口、技术应关注什么?谢总在这块还是有些个人观点;

 

谢仁杰我们现在常用的一种模型可以推荐给您参考。一个是业务价值、第二个是业务的紧迫度、第三个是系统的耦合程度,通过这三个维度来去评估系统的排序,再加上企业实际场景需要的如领导重视程度等其它个性化维度,综合来去评估。

 



结语


 
按《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我国将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此次论坛就新基建”机遇下的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方向及路径做了详细的解读及分享,助力国企驶入数字化转型快车道,形成增长新动力,推动实现高质量发展。

......

中大咨询始终坚持客户导向,只做精品,如需进一步了解可通过热线400-9933-161QQ客服在线留言等方式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20 广东中大管理咨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MP Consulting Group. All Right Reserved 粤ICP备11084765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1629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502001629号